<span id="dfprb"><th id="dfprb"><progress id="dfprb"></progress></th></span>

            <span id="dfprb"><th id="dfprb"><track id="dfprb"></track></th></span>
            <noframes id="dfprb">
            <address id="dfprb"></address>

            歡迎訪問—中國石油大學(華東)檔案館 · 校史館

            《山東教育》:紅色印記 | 追尋“中共建黨牽線人”楊明齋

            發布者:馬夢華發布時間:2021-10-13瀏覽次數:10

            來源:《山東教育》高教2021年7、8月刊作者:中國石油大學(華東) 劉積舜 牟采梅

            楊明齋畫像

            “百年征程波瀾壯闊,百年初心歷久彌堅?!闭驹谥袊伯a黨百年華誕的重要節點上,回顧我們黨百年來的奮斗歷程,我們無法忘記這樣一位長者。李大釗稱頌他“萬里拓荒,一身是膽”,周恩來贊譽他為對建黨多有貢獻的“忠厚長者”。他,就是“南陳北李”建黨的“牽線人”———楊明齋。

            作為黨創立時期的著名革命活動家,他是黨在上海發起組織和社會主義青年團的籌建者之一。楊明齋出席過中共二大,之后的去向卻不為人知,最終下落如何對后人來說始終是一個謎,黨的創建歷史也因此留下了令人遺憾的空白。當時在華東石油學院(中國石油大學前身)從事黨史革命史教學與研究的余世誠,于1979年至1989年的10年間苦苦探尋,四處走訪,查閱典籍,開展研究,歷經曲折,終于查明了楊明齋的生平事跡。

            1920年4月,作為共產國際維經斯基小組的翻譯和向導,楊明齋擔負起了維經斯基小組與中國知識界聯絡、接洽的種種工作,在共產國際和中國共產主義者之間牽線,在“南陳北李”以及北京、上海、濟南等地共產主義者之間牽線,為中共的成立做了大量的聯絡和準備工作。

            在中國人民反抗封建統治和外來侵略的激烈斗爭中,在馬克思列寧主義同中國工人運動的結合過程中,楊明齋也是一位“拓荒者”。他陸續參與中國共產黨的發起初建工作,成立了上海馬克思主義研究會,在漁陽里六號建立了“中俄通訊社”,建立了中共最初的班底———上海共產主義小組,又指導成立了上海社會主義青年團,和陳獨秀等人指導成立了黨領導的第一個工會———上海機器工會,后又建立了工人游藝會,開展工人運動。

            而這位至關重要的“牽線人”,在1927年大革命失敗后,經上海秘密回國,到京津地區工作,后來卻去向不明。

            為了弄清楚楊明齋這一重要黨史人物的全部生平,余世誠從根源查起,憑借“有濃重山東口音”這一特點,開展大海撈針式調查。

            “山東有一百多個縣,山東口音又更是復雜多樣,這可真是難為我們了?!睆臐系角鄭u,從煙臺到濰坊,再從益都到高密,乃至到魯北和魯南……兩年多的時間內,余世誠他們未能打聽到消息。

            作為黨史工作者,余世誠一行人懷著搶救黨史資料的工作熱情和責任感,沒有氣餒,繼續尋找。

            1981年8月18日,一次偶然的機會,余世誠在看望老黨員黃秀珍時聊到楊明齋,黃大姐緊接著說道:“我認識楊明齋!”聽聞黃秀珍的話,余世誠喜出望外,趕忙順著線索詢問下去,終于了解到楊明齋原來是平度人。

            “黃大姐真是一言千金呀!”余世誠不住感慨。黃秀珍的提示為他們后來找到楊明齋故里———山東平度縣(現為平度市)馬戈莊,起到了關鍵作用。余世誠多次赴平度調查后,終于較為準確地搞清楚了楊明齋的生辰、家境以及1901年“闖俄羅斯”的許多情況。

            關于楊明齋于1925年秋至1927年秋在莫斯科中山大學工作和生活的情況,余世誠是在走訪該校的老校友伍修權、李培之、黃秀珍、李錦蓉、王哲等人后得知的。幾位老人以其斑斕的憶絮再現了“楊老伯”的形象。幾位大姐告訴余世誠:“我們在異國他鄉,總能受到楊伯伯的許多關懷?!?/p>

            至于楊明齋1927年秋后的去向,詳情不明,這讓余世誠的調查又斷了線。1984年,何連甲、宋敏之兩位老同志來信稱楊明齋曾于河北豐潤縣車軸山中學任教,余世誠一行當即赴太原和北京,訪問這兩位老同志。線索由此擴展,他們又調查訪問了李爾重、吳德、劉尚之、宋匡我、楊向奎等老人。這些楊明齋教育過的學生,以充實的資料填補了楊明齋在1927年秋至1930年間的空白。往事已越50年,可這些老人們仍記憶猶新:“楊老師的音容笑貌宛在眼前?!?/p>

            正當余世誠苦于找不到楊明齋在1930年后的最后下落時,年逾九旬的著名翻譯家曹靖華教授給他們提供了一份非常重要的史料。當時正患病住院、已被下了多次病危通知書的曹老,瞞著護士偷偷寫信把他知道的情況告訴了余世誠:“在我與周恩來總理聊起楊明齋老師時,總理告訴我,他早就去世了。據說他生病后,蘇聯送他到西伯利亞養病,那里的條件比較好,但后來病死在伊爾庫茨克了……”

            當曹老從周總理那里聽到楊老師的病逝消息時,極為悵然。他熱情稱頌他的啟蒙老師,深深懷念這位忠厚長者,說楊明齋“舉止穩重得像泰山一樣,是在東方大地上最初傳播革命種子的長者”。周總理和曹老雖然對在蘇聯去世的楊明齋懷有深切的敬重之情,但他們并不知道這位忠厚長者究竟是在什么時間和怎樣去世的?!拔覀兒筝吺穼W工作者,有責任去調查清楚,以了前輩的遺愿?!庇嗍勒\說。

            1988年10月,余世誠執毛筆用漢語向蘇共中央總書記戈爾巴喬夫寫了一封信,敘述了楊明齋這位歷史人物在中共創建史上的地位和貢獻,贊揚了這位忠厚長者為中俄共產主義事業而奮斗的精神,訴說了一行人查找這位老布爾什維克的過程和遇到的困難,請求戈爾巴喬夫給予幫助。

            沒有想到,1989年2月,余世誠收到了蘇共中央委托蘇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所長吉塔連科的回信,信中詳細說明了楊明齋1930年后在蘇聯居留情況以及犧牲的原因,楊明齋在蘇聯的最后歲月得以重現。楊明齋1930年去蘇聯治病,后在蘇聯的肅反中受到迫害,被錯殺。

            余世誠一行人苦心尋找了10年,結果令人感動又使人感慨萬千,他們10年的心血沒有白白付出:歷史終于把這位被隱埋了幾十年的黨史人物,又重現在世人面前。

            余世誠等人的調查研究及取得的成果,在黨史學界和社會上引起了很大的反響和關注。全國黨史人物研究會副會長胡華教授稱這是“黨史人物研究的一個突破,填補了一項空白”。全國黨史人物研究會顧問伍修權為《楊明齋》一書題詞“楊明齋同志為實現共產主義理想而孜孜不倦工作的偉大獻身精神,值得我們永遠紀念和學習”。著名文學家、教育家曹靖華教授在謝世前夕,也為我們留下了“楊明齋同志革命精神永存”的題句。著名史學家張靜如教授在其《中共黨史學史》專著中評論說:“作者調查這位黨史人物,費了10年心血,方才搞清楚了他的最后結局。這種鉆研精神多么可貴!”

            受益于黃秀珍的提醒,得知楊明齋為平度人后,余世誠在他的“中國革命史”課堂上,結合教學講述了楊明齋的事跡,并呼吁家鄉在平度的學生協助查找這位黨史人物的故居。

            平度籍的學生紛紛找到余世誠領取調查任務。平度籍教職工也懷著深深的敬仰和責任幫助查找這位對建黨多有貢獻的老鄉。一時間,石油大學掀起了“楊明齋熱”。

            當時的平度縣委機關報《平度大眾》也刊登了尋人啟事,有線廣播常常播報,在平度也掀起了“楊明齋熱”。平度馬戈莊老農楊景寶看到《平度大眾》刊登的尋人啟事,趕緊找到楊德信說:“你看報上說尋找你伯父呢!”楊德信看后,就投書平度黨史辦說明了情況,平度黨史辦的同志當即冒雪趕往馬戈莊進行核實。

            1989年1月,蘇共中央為楊明齋恢復了名譽。8月,楊明齋由我國民政部門追認為革命烈士。2012年,青島市委組織部在楊明齋同志誕辰130周年之際重修楊明齋故居。如今,這里已成為青島市黨員干部黨性教育基地、青少年學生革命傳統教育基地。

            百年前,楊明齋與老一輩共產黨人一起領導中國共產黨打破了堅冰,今天,他的頌歌仍在傳唱。余世誠教授感慨:“他為建黨大業作出的重要貢獻將永載史冊。這位‘萬里拓荒,一身是膽’的‘忠厚長者’,祖國和人民永遠懷念他!”

            編輯:扈美辰

            原文鏈接:http://www.sdjyxww.com/gjkbqyd/39005.html


            国产未成满18禁止免费

                <span id="dfprb"><th id="dfprb"><progress id="dfprb"></progress></th></span>

                      <span id="dfprb"><th id="dfprb"><track id="dfprb"></track></th></span>
                      <noframes id="dfprb">
                      <address id="dfprb"></address>